A-A+

金燦榮、時殷弘接受專訪:半島戰事一觸即發中國困難空前

2016年10月08日 文章文檔 評論 1 條

金燦榮、時殷弘接受專訪:半島戰事一觸即發中國困難空前

2016年10月08日 09:59
來源:鳳凰國際智庫

文章刊登于微信公眾號《政治學與國際關系論壇》

海外著名中文媒體采訪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時殷弘

朝鮮建國68周年當天,實施第五次核試驗。朝鮮官方第一時間宣告,“為判定核子彈頭的威力,實行了核爆實驗,并已取得成果”。這使東北亞在二十國集團(G20)杭州峰會短暫的平靜之后,立刻進入危機狀態。隨著朝鮮加快核武腳步,聯合國及美、日、韓制裁力度空前,尷尬的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

日前,海外著名中文媒體記者采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以及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在金燦榮看來,如果朝鮮一再挑戰美國底線,勢必引發一場外科手術式的戰爭。而時殷弘認為,除了半島戰事一觸即發之外,目前的膠著局面說明中國對朝鮮影響力式微,已經很難說服朝鮮不發展核武器和遠程導彈技術。

第五次核試驗無關慶祝建國?

記者:如何看待朝鮮這一次的核試驗?除了外界所謂的慶祝建國,朝鮮此舉的真正意圖是什么?

金燦榮:朝鮮第五次核試驗與上一次隔得很近,以往兩次核試驗之間要隔好幾年,說明朝鮮正在加速它的核武器實戰化。搞核武器最冒險的階段就是從開始測試到最后實戰之間。目前朝鮮就處在這個階段。

朝鮮這次加速核試驗,與它在國際上的處境比以前更差有關。以前國際社會對朝鮮的態度有分歧,現在中俄美日韓等國在制裁朝鮮方面立場是接近的。我認為2016年3月2日聯合國通過的“安理會2270號決議”讓朝鮮感到痛了,如果再加大力度朝鮮會更困難。所以,朝鮮也在跟時間競賽,要迅速通過最危險的時期,想在這種痛發作之前取得切實的成果。

從技術上講,朝鮮這次核試驗肯定有一些進步。但我個人判斷,它離實戰還是很遠的。在政治上,為了朝鮮國慶節,金正恩需要用核武器來鼓舞士氣,維持國內穩定,維持他個人的政權威信。

時殷弘:朝鮮這次核試驗與建國沒有多大關系,突破技術和要害,才是金正恩頻繁進行核武器的基本原因。也就是說,金正恩很清楚,朝鮮正面臨彈頭小型化后核武器技術進步的決定性關口。單純地將朝鮮此次核試驗的意圖鎖定于慶祝建國,顯然是片面的,狹隘的。

記者:朝鮮第五次核試驗后,美韓雙方反應激烈。那么,美韓是否形成了遏制朝鮮核武發展的系統性機制?基本思路是什么?

金燦榮:應該說,韓美之間是一種不平衡、不平等的關系,是一種主從關系,韓國的獨立性還是受限制。

單純就核技術來講,韓國受到的威脅并不是很大。朝鮮若要對付韓國不一定使用核武器,常規手段便足夠。朝鮮有1,500門遠程大炮,韓國人叫作“谷山大炮”,能打70多公里,可以徹底覆蓋整個首爾。另外朝鮮有幾百枚穩定性非常好的中短程導彈,可以覆蓋整個半島。此外,朝鮮還有特種部隊。總之從軍事知識層面來講,要對韓國形成威脅,朝鮮真的不需要核武器。

如果要對付日本,核武器就很有威懾力。朝鮮的中程導彈比較成熟,如果核武器能實現小型化,放在中程導彈上,可以覆蓋整個日本。但是朝鮮搞核武器主要是針對美國,首要目的就是保障“你不能打我”。事實上,金正恩內心非常害怕美國出動地面部隊推翻金家政權,就像薩達姆(Saddam Hussein)的下場。應該說,這個目的在開始進行核試驗以后可能就達到了,但朝鮮還想達到下一個目的,就是搞出遠程導彈,核武器小型化,以便能夠打到美國,這樣就可以迫使美國來跟自己談判,接受有核的朝鮮,這是金正恩的長遠目標。

時殷弘:美韓雙方都確認朝鮮已經接近掌握核導彈技術的突破點,技術進步非常快。所以在美韓看來,朝鮮核導彈的威脅驟然增強。特別是韓國方面,威脅感加劇。鑒于此,美韓現在有相當大的決心,采取非常強硬的軍事對策。

應該說,目前主要的推動,是美韓所判斷的朝鮮核導彈項目飛快進步,以及威脅迅速增大。面對這樣的情況,美韓對朝的基本思路不會發生變化,還是通過軍事對策以及聯合國安理會制裁等完成對朝鮮核武發展的遏制。

金正恩聰明又瘋狂

記者:樸槿惠在譴責朝鮮的挑釁之余,也毫不避諱地批評金正恩的“瘋狂與魯莽”。那我們如何評價這位80后領導人?

金燦榮:首先金正恩肯定是很聰明的一個人,受過很好的訓練,不光是在教育上,主要是在政治上。作為一個政治家,他雖然很年輕,但智力、意志都不可小覷。另外據韓國的研究者稱,朝鮮其實不是單獨的金家執政,而是一個利益集團,有五十幾個老家族共同統治,所以其中含有集體智慧,有些在我們看來可能是奇怪的動作,其實是有內在邏輯的。

朝鮮領導人可能有個誤區,認為搞好與美國的關系是解除內外困境的關鍵,朝美關系好,也就沒人打它了,因為當今世界想打它而且有能力打它的就是美國;而對中俄完全不用擔心,基本上是支持它、保護它的;日本目前沒有這個能力;韓國更是連這個念頭都沒有。

所以,朝鮮一門心思想跟美國交好,整個戰略設計是盯著美國來的。但悲哀的是,美國真看不上它,想讓美國看上也比較難。與此同時,朝鮮非常想效仿中國在20世紀70年代所走的道路,比如搞出“兩彈一星”,提升自身價值。坦率地說,朝鮮屬于“東施效顰”,它在中美之間的戰略價值,與中國在美蘇之間的戰略價值是沒法比的。第一,冷戰時期美蘇關系尖銳對立,美國需要找幫手;中美關系則很復雜,美國不一定需要找幫手。第二,中國這個幫手力量太大,不論往哪邊一倒,世界的天平就變了,朝鮮沒有這個分量。第三,朝鮮還有牽制,它的主要對手韓國、日本是不愿意美國倒向朝鮮的。

朝鮮的思路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造一個能打到美國家里的核武器,逼著美國來跟它談。可美國絕對不會這么做,否則美國就在全世界顏面盡失,也就沒有信用了。被一個小國用核武器逼到談判桌上,還做什么世界老大?

在這一問題上,美國是有底線的,這在美國很多高官的公開講話里都有所體現。即在朝鮮的核武器真正小型化和遠程導彈成熟之前,特別是在二者結合之前,美國一定會將其打掉。朝鮮正在迅速接近美國的紅線。

時殷弘:金正恩當然是魯莽的,比他父親金正日要魯莽得多。特別是在朝鮮越來越接近核導彈技術突破口時,金正恩為了掌握核導彈技術,開始不顧一切地、不遺余力地進行一連串試驗。朝鮮中遠程導彈的試驗頻度是空前的,前所未見的。

以結果論,朝鮮此舉的目的,就是要通過核導彈迫使國際社會承認其合法的擁核國地位。目前,這一目的還遠遠沒有達到。聯合國制裁、美日韓單邊制裁越來越厲害,使得發生軍事沖突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

記者:為了遏制朝鮮核武發展,美韓日以及聯合國可謂是使盡了渾身解數。可為何對于朝鮮的制裁屢屢失效?是制裁未能戳中朝鮮痛點,還是朝鮮真正感覺到痛尚需時日?

金燦榮:朝鮮是一個高度封閉的國家,對外部世界的依賴非常小。就經濟制裁而言,對它經濟發揮作用的比例很小,與朝鮮一般老百姓離得更遠。而且制裁需要大家一起行動,但各個大國之間現在還有分歧,所以制裁截至目前確實不是很有效。

即便如此,制裁還是有意義的,最主要的是一個政治決心。朝鮮已經把擁核寫入憲法、寫入勞動黨黨章,所以現在朝鮮擁核是一個常量。朝鮮主觀動機根深蒂固,要想讓朝鮮改變,不能寄希望于說服它,只能是用客觀情況對它施壓、用外力逼它棄核。外力可能是武力,也可能是經濟制裁。

國際社會絕對不能讓朝鮮擁核。如果朝鮮擁核,肯定會有其他國家跟進,世界就將面臨核擴散的危險,像基地組織、“伊斯蘭國”(ISIS)等就有可能拿到核武器,如果讓這些恐怖分子拿到核武器,世界就亂了。

從中國學者的角度來講,朝鮮其實有更好的選擇來解決它的問題。比如說,學習中國改革開放。一改革開放,美國在朝鮮就有錢可賺,大家都知道美國是華爾街領導的國家,不是華盛頓領導的國家,有錢賺比什么都重要。華爾街有錢賺了,還打朝鮮干什么?

通過改革開放、經濟發展,朝鮮可以和韓國比較平等地談統一,和周邊的關系會改善,國際形象會提高,在東北亞家庭里面也會有一個相對體面的身份。

所以理論上來講,改革開放這條路實際上比擁核好。更重要的是,朝鮮擁核最終也沒有用,以美國人的能力、脾氣,就算朝鮮擁有了幾顆能實戰的原子彈,美國要摧毀它也就是幾分鐘的事。而且沒核武器還好,有了核武器,美國的打擊力度會非常大。所以核武器對保護朝鮮安全來講,實際上沒什么用。

時殷弘:假如沒有聯合國的制裁,以及有關國家的單邊制裁,現在朝鮮可能早已有了可以實戰的核武器、核導彈。聯合國制裁的目的,并不是直接促使朝鮮非核化,而是加大朝鮮發展核武器的難度,扼制朝鮮核武發展的速度,即便在短期內看不到實效,也是非常必要的。只是要達到朝鮮非核化,那必然不是嚴厲的制裁就能實現的,而是需要最終回到談判桌上,雖然這樣的談判遙遙無期。

中國立場空前尷尬

記者:朝鮮實施第五次核試驗,讓韓國政府對朝態度轉趨強硬,而一直反對韓國部屬薩德卻又呼吁朝鮮棄核的中國政府顯得極為尷尬。

金燦榮:中國以前是絕對保護朝鮮的,我記得唐家璇做中國外長時,他曾和美國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將軍面對面地明確講過,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不許打朝鮮。美國聽了很不爽,但還是聽進去了。悲劇在于朝鮮從來不承認中國保護的價值,它永遠把自己的戰斗意志和能力放在第一位,這是個誤區。

我個人認為,中國的態度在過去幾年是有變化的。此前中朝是“一個意識形態大家庭內的兄弟關系”。現在已經變了,由極特殊的、永遠照顧的、單方面給予好處的關系改成正常國家關系。朝鮮的行為規范符合國際法、符合中國利益,中國肯定支持。反之,中國肯定反對。這是對朝鮮命運有決定性的變化。如果朝鮮越過美國的紅線,美國實施外科手術式精確打擊,中國的態度就不會像以前那樣堅定,或者不會明確反對。

時殷弘:中國不僅立場尷尬,而且困難空前。中國幾乎從來沒有過和幾個與朝鮮核武有關國家,除俄羅斯之外,處于如此疏離的狀態。也從來沒有過,同時與朝韓關系出現如此大的問題和困難。現在美日韓與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分歧相當大,特別是近幾個月以來,其中重大的促成因素之一,就是美韓堅持在半島部署薩德系統。基本上除俄羅斯之外,中國的主張沒有人聽,這是很困難的情況。

目前中國只能等。現在有些事理論上可以做,但實際上做不到。譬如說,在理論上,中國可以暫時吞下薩德這個苦果,加大對朝鮮的制裁力度,甚至切斷對朝鮮的原油供應,但這與中國的一些利益相沖突。反過來,如果中國改變對朝鮮發展核武的態度,也可以擺脫目前的部分尷尬局面,但這與中國的基本利益同樣沖突。因為中國在朝鮮問題上有幾項根本的利益,每一項都不可舍棄。也因為這樣,中國的困難加重了。

事實上2013年起,中國已經對朝鮮采取了強硬路線,這和江澤民胡錦濤時期的對朝政策有所不同。目前,中國很難說服朝鮮不對韓國采取敵對態度。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仍會堅持朝鮮無核化立場,但北京對平壤的影響力已經越來越弱。未來中國或會懷疑制裁的可行性,強調政治解決和對話解決朝核問題。

記者:雖然中國在4月份同意了聯合國制裁,也在這一次表達了譴責,但在美韓看來,做得還遠遠不夠。

金燦榮:中國對于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立場一直以來未發生變化,所以無須太絕望。中國現在應該繼續推動王毅外長講的雙軌制,一軌是國際社會繼續攜手施加壓力;另一軌則是不關起談判大門,讓朝鮮有退路。這個邏輯不應該發生變化。當然,以中國現在的能力,不管發生什么樣的問題,都有能力應付。這是可以放心的。

時殷弘:美國說都怪中國,中國則把皮球踢回去。在我看來,哪一方也不用怪,根本責任還是朝鮮自身。或者也可以說中美兩國都有責任,誰都沒有做好。不過話說回來,做得不好的很大原因,還是這個問題太困難,不容易做好。

誰是最后贏家

記者:杭州G20峰會期間,樸槿惠與習近平雖然談到了薩德問題,但仍未形成共識。中韓關系會否因為薩德問題進一步惡化?轉圜的突破口又在哪里?

金燦榮:總的來說,自中韓1992年恢復外交關系以來,雙邊關系是非常成功的,今后還將繼續成功下去。過去中國強調大國外交,尤其是中美關系,內部有個說法,中美關系是中國外交的重中之重。習近平主席執政后,周邊外交的重要性開始出現提升,而中韓關系更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當然,薩德可能給中韓關系帶來些許影響。薩德從本質上說是與朝鮮無關的一個東西,它防的是遠程導彈,但朝鮮并沒有遠程導彈。所以說薩德是以朝鮮為名助美國實現重返亞太的戰略目的。之前中韓已經就共建戰略合作伙伴達成共識,薩德系統入韓,中國難免不高興,也必然會有反制措施。韓國雖然會付出一些代價,但中韓關系并不會因為薩德而受到影響。中韓關系過去很成功,未來一定會更加成功。

時殷弘:中韓關系出現急劇逆轉,首要原因就是美韓堅持部署薩德。與此同時,中韓在如何對待朝鮮的問題上,也發生越來越明顯的分歧。目前來看,中韓重新轉向相互合作的親密關系似乎是不可能的。這樣的現狀,對中國和韓國都相當困難。在杭州G20期間,習近平與樸槿惠的會談,沒有解決任何問題。雙方在薩德問題上對立,以及目前對朝鮮問題的分歧依然如故。

記者:除了雙邊關系的異變,很多人都很關心最后的贏家。有觀點認為,朝鮮這名賭徒,進入的是美國莊家的局。

金燦榮:美國其實對現狀也不滿意,所以才有奧巴馬講的“戰略忍耐”。戰略忍耐就是維持現狀,美國不管,出了事怪中國,就這么拖著。朝鮮禁不起拖,越拖越困難,所以朝鮮不時要鬧點事。這樣一個孤獨的、并不強大的、卻老鬧事的朝鮮,對美國來說很好,美國可以借機加強對韓日的控制,可以增加針對中俄的軍事準備,可以在國際道義上對中國增加某種壓力,這是一個事實。

還有一個事實,那就是美國是有底線的。如果朝鮮越過了美國的底線,完成核武器小型化,遠程導彈試驗成功,實現“彈艦結合”,美國一定會有軍事動作,這不是哪個美國領導人可以改的。其實美國很從容、很瀟灑,在沖過底線之前,美國充分利用朝鮮的價值;一旦沖破底線,就可以炸一頓讓朝鮮退回去,然后再玩同樣的游戲。

至于說美國接受一個改革開放的朝鮮,只是中國學者的一種設想,而且從操作角度上看并不現實。這與朝鮮政治體制密切相關。朝鮮以領袖為核心,這是被寫到朝鮮憲法里的。領袖的權威來自前任領袖,想要改革就存在一個邏輯上的問題。所謂改革是指前面做的事有問題,所以才需要去改,但領袖的權力也來自前任,否定前任領袖就等于否定現任的合法性。

時殷弘:美國不會是贏家。目前,由于中韓關系惡化,朝鮮可以利用美韓快速推動核武項目,所以看上去這一階段最大的贏家是朝鮮。需要承認的是,贏家只是階段性的,從長遠看,任何一方都是輸家。

半島戰事可能性陡升

記者:局勢惡化下去,半島最壞的結局是什么?

金燦榮:半島結局有幾種可能性。第一種,美日韓越施壓,朝鮮就越加速發展核武器,爭取在垮掉之前成為擁核國家,逼著美國談判,現在朝鮮就持有這種心態。第二種,在垮掉前核武還不管用之際,朝鮮就可能冒險,比如打韓國。韓國現在經濟也發展起來了,脾氣也變大了,不再像過去那樣處處忍讓,這就使得兩國間發生沖突的可能性大大提升。第三種是中國比較希望看到的,就是朝鮮經濟不行了,技術行不通,最終還是理智地回到談判桌。

時殷弘:最壞的結局就是,等到朝鮮真正有了可實戰的核導彈,并且威脅到有關國家的時候,美日韓會采取手術式軍事手段,半島就會生戰。這是很可能出現的事態發展。一旦事態惡化到這一步,中國很可能沒有能力阻止。中國所能做的,就是把這種軍事沖突縮小在有限的范圍內。

記者:面對這樣的結局,不得不談下解決朝核問題的機制和出路。中國始終堅持六方會談,但各方似乎并不買賬。除此之外,中國還有什么牌可打?

金燦榮:這要看是否符合國家利益。因為朝鮮的錯誤,再去搞一次抗美援朝,我認為中國在戰略上不會如此。中國的反應很可能是這樣的,美國如果來和中國商量,中國按照自己的政治原則肯定反對。中國對朝鮮半島的政策很清楚,無核、不戰、不亂,這個政策是很穩定的,現在也沒有改。但美國也要顧及自己的國家利益,絕對不許一個它完全不信任的國家,手里拿著能威脅美國本土的武器。

可能性最大的結果是,朝鮮如果再走遠一點,美國一定會實施外科手術式精確打擊,它會考慮中國的利益,但不會征求中國意見。我相信美國不會派兵推翻朝鮮政府,都不會越過三八線,它會把能找到的核武器以及生產核武器的工業都打掉。坦率講,到時候中國會很難辦,最后可能還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站出來講講話,“希望有關各方保持克制”等。

時殷弘:朝鮮不愿意六方會談。因為朝鮮不會參與非核化的會談,美日韓也根本不愿意。中國所堅持的六方會談,除了間或得到俄羅斯的支持外,近年來不被任何一方接受。

原文鏈接:

http://pit.ifeng.com/a/20161008/50069316_0.shtml

1 條留言  訪客:1 條  博主:0 條

  1. 忍不住發言

    這個時教授說的話等于沒說,水平真爛,還不如普通網友認識深刻。還"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呢。嗚呼,這就是我們國家的專家水平嗎?

給我留言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留言!

江西多乐彩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