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燦榮-特朗普認為會面很成功,但建制派眼里這可能是一場外交失敗

2018年06月13日 文章文檔 暫無評論

美朝領導人新加坡這一握,特朗普大概離自己的“諾獎夢”又近了一步。

各方也都表達了對此次會面的充分肯定,但對于特朗普來說,他的難題可能才剛剛開始,畢竟國內還有一群反對者在等著他走下飛機。

此外還有擔心這僅僅是一場政治秀,美朝聯合聲明在多大程度上能夠得到落實,會不會又重蹈覆轍變成一紙空文?未來到底該樂觀還是悲觀?

觀察者網專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解讀“金特會”。

500

金特會的最大成果是雙方簽訂了聯合聲明,您怎么評價聯合聲明中提到的朝鮮“無核化”和美國向朝鮮提供“安全保證”?

金燦榮: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聯合聲明中提到,“將遵守2018年4月27日的《板門店宣言》,承諾繼續推動‘半島完全無核化’目標”,但是《板門店宣言》本身對“無核化”的規定是比較虛的,所以關于“無核化”的定義,其實還是沒有解決。

從聯合聲明的內容來看,能拿出手的就是第四條,找回戰俘和失蹤人員遺體,但是克林頓時期就已經有歸還遺骸了,也不新鮮。其他包括所謂“新型的美朝關系”、朝鮮的無核化承諾、和平協議,都只是一個承諾,之前預測的終戰聲明也沒有。

所以我認為這次金特會的成果是比較虛的,可能特朗普回去都不太好交代,建制派肯定是不滿意的,因為現在至少連棄核的時間表都沒有,所以我更傾向于預測美國建制派會認為這是一場外交失敗。

下一步雙方肯定得繼續談,但還得看美國國內建制派接受的程度了。我認為建制派還是不會滿意的,覺得這是美國的讓步。因為美國原來說的是一攬子解決朝核問題,有個很明確的時間表,也有明確的標準:全面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轉的棄核,但現在只是一個承諾,而且是根據《板門店宣言》朝鮮方面承諾無核化,沒有時間表、沒有條件,這個東西太虛了。

至于特朗普提到的安全保證,包括考慮取消軍演,從中國和朝鮮的角度來講,這是值得歡迎的,但我估計從美國特別是建制派的角度看,他們是很生氣的。所以到底結果如何,現在其實還說不準。

如果按您說的建制派表示不滿意,同時美朝之間的政治互信本身就非常低。這次的聯合聲明,雙方會在多大程度上實際踐行,會不會又因為某件事情退回到會談之前?

金燦榮: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挺大的,朝鮮一直想跟美國好,想跟美國談,所以它其實沒什么太大變化。現在主要是美國,以往的美國總統并沒有和朝鮮領導人會談過,現在特朗普答應了,所以他是有點例外,這次會談能夠成功,很大程度上和特朗普的個性有關。另外還跟一個人有關,就是國務卿蓬佩奧,美國人認為他是有野心的,他想以后競選總統,所以他需要外交上有成就。其實蓬佩奧做中情局局長時,美國就已經和朝鮮開始談了,不過是情報部門而不是外交部門在談。外交部門的框框要多一點,考慮的更周全一些,但情報部門的職業特點就是要破壞很多規則,是以結果為導向,目的性非常明確,也導致考慮問題比較少,遇到的反彈也會比較大。

朝美之間對立了六十多年,現在能夠坐下來談,這本身值得肯定,但就像我前面說的,這次的聯合聲明內容比較空洞,我估計美國建制派肯定是不滿意的,所以后面變數還挺大的,這是我的一個推算。

這次金正恩去新加坡的機由中國提供,此前金正恩也兩次來中國。您怎么評價中國在這次金特會整個過程中發揮的作用?

金燦榮:中國當然是一個巨大的存在,首先從物理存在上來說,無論朝鮮半島問題如何解決,都繞不開中國;第二,中國的態度是勸和促談,對這次會談,中國在客觀上表示理解,主觀上的表態也很積極,兩次中朝元首會晤也增強了朝鮮的信心。技術方面的幫助,比如派專機,對中國來說都是小菜一碟,主要是政治支持,中國對這次會談一直抱有正面態度,這也是會談能夠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之前一直倡導“雙暫停雙軌并進”的解決方案,這次會談結果,是不是也在朝著中國希望的方向在邁進?

金燦榮:是不是直接受中國影響不好說,但客觀上是達到這個效果了。因為這次會談,朝鮮方面表現的很克制,率先暫停了核試驗,特朗普在會談后的記者會上,也說美韓軍演確實構成了對朝鮮的威脅,考慮停止軍演。客觀效果上來看,“雙暫停”是實現了,將來能不能按照我們中國講的雙軌道來解決這個問題,還要再看一看。但不管怎么講,在朝鮮半島進程中,中國肯定是有客觀的影響力。截止到目前,中國一直是支持和平解決朝核問題,它的實現也符合中國的愿望。

500

此前一直有六方會談來解決朝核問題,但現在這個機制被雙邊接觸打破。此后朝核問題的解決,還會沿用此前的多邊會談嗎,還是會繼續轉向雙邊?

金燦榮:六方會談是中國倡導的一種方法,在一段時間里也是有用的,后來因為美朝雙邊矛盾上升,多邊機制就被冷落了。目前我估計美朝還是更愿意按照他們雙邊的節奏來解決,六方會談可能就要擱置一段時間了。但是會不會永久擱置也不好說,因為最后要徹底建立半島和平機制的時候,受半島問題影響的相關各方還是有權利來發言的,那個時候不排除把一部分問題交給六方來談,但是短期內好像不太可能。眼前我們能看到的,大概就是雙邊不斷地交流、解決問題,未來可能某一個時間點,涉及到很多國家的時候,也不排除六方會談會復活。

G7峰會上特朗普和西方盟友鬧得很僵,中東因為退出伊核協議關系也不好,和中國之間又有貿易戰,此時他卻向朝鮮伸出友誼之手,該如何看特朗普整體的外交布局?

金燦榮:從政治虛榮上來說,實際上特朗普現在在國內日子不好過,需要找一個外交難題來建功立業,所以他選擇了朝鮮。而且他希望通過推動朝鮮問題進展,像奧巴馬一樣拿到諾貝爾和平獎,這樣面對國內批評他的自由派,也能有一定的政治資本。

從政治需要上來說,未來特朗普在核問題上的重點處理對象是伊朗。朝核這邊穩定了以后,他可能會對伊朗施加更大的壓力,朝鮮的幸運建立在伊朗的倒霉上。

另外處理好朝核問題,在中美博弈中特朗普也可以多一張牌。因為原來在中美博弈中,朝鮮的這個主要攻擊對象是美國,客觀上美國的地位不太有利。朝鮮從來不是中國的牌,這一點很清楚,但是客觀上他原來和美國斗得比較兇,對美國有點牽制。如果把朝鮮搞得在中美之間平衡一點,那么在中美博弈當中美國也能有一些優勢。

所以這三個考慮,導致特朗普做了這么一個決定,還沒有跟建制派的主要大員協調,他就決定要見,而且是由韓國宣布美朝要見面,這是很奇怪的,說明他還沒有搞定國內。當然他現在有個幫手蓬佩奧,這個人還是有野心的,想在朝鮮問題上立功,為他以后走向白宮鋪路。所以說領導人的個人偏好和個人野心,在政策制定中的作用也很大,當然最后結果怎么樣現在還不清楚。如果最后結果對美國不利,美國建制派普遍認為特朗普上當了,他后面反倒要倒霉的。

 

原文鏈接:

http://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1139

給我留言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留言!

江西多乐彩有遗漏